Vitalik Buterin:区块链与反垄断法的互补作用

注:原文由Thibault Schrepel (哈佛大学Faculty Associate,巴黎政治学院特邀教授)和Vitalik Buterin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共同完成,在这篇文章中,他们认为区块链和反垄断法具有的共同目标是权力下放,但区块链的存在并不是为了取代反垄断法,而是作为一种补充,因此设计一种保护区块链的监管措施,将有利于实现经济交易的最佳权力下放。
原文发布在: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597399

Vitalik Buterin:区块链与反垄断法的互补作用

 (图片来自:tuchong.com)

法治并不能管理所有人类之间的互动,正如世界正义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1]所记录的那样,有时国家会绕过法律约束,另一些时候,司法管辖区可能相互不友好,拒绝执行外国法律。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可能希望依靠其他手段来增加共同利益。

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打算证明区块链是一个伟大的候选方案。

更具体地说,我们表明,在法律规则不适用的领域,区块链可以补充反垄断法[2]

区块链在个体层面上建立了缔约方之间的信任,使它们能够自由交易,增加消费者福利。

同时,区块链也有助于促进权力下放(译者注:有时也被译为去中心化,但在本文的语境中,我们翻译成权力下放),这一目标与反垄断法是一致的。但有一个前提,只有在法律约束不妨碍其发展的情况下,区块链才能补充反垄断法。

因此,法律应支持区块链的权力下放,以便在法律不适用的情况下,基于区块链的机制可以接管(即使是不完美的)。

有鉴于此,我们认为法律和技术应被视为盟友,而不是敌人,因为它们具有互补的优势和缺陷。而这样做,将导致一种新的“法律与技术”方法。我们通过展示区块链建立信任,导致交易数量的增加来证明这种方法的吸引力(第1部分),并可能全面促进经济交易的权力下放(第二部分)。法律在适用时应予以考虑(第3部分),最后我们得出结论(第4部分)。

 

第一部分:区块链与信任

 

法治通过把参与者绑在一起使游戏变得合作。

当使用智能合约时,区块链也是如此(A)。这意味着交易数量的增加,而这会产生多种后果(B)。

A–博弈论和区块链入门

在博弈论中,纳什均衡是一个非合作博弈[3]的结果,在这种博弈中,没有参与者可以独立地改变自己的位置并变得更好。

我们可能会为每个有限博弈找到一个纳什均衡。尽管如此,博弈的纳什均衡不一定是帕累托最优的。也就是说,可能有其他博弈结果对一个参与者来说更好,但需要做出利他牺牲。[4]

博弈论有助于理解参与者为什么愿意交易。

当游戏不合作时,每个参与者都会忽略其他参与者会选择的策略。这种不确定性可能使他们不愿进行交易,因为他们不确定其他参与者也将遵循导致帕累托最优的行动方针。相反,它们只剩下一个随机的纳什均衡。

在这方面,法治通过允许每个参与者以合同的方式约束其他参与者。例如,当在网站上出售产品时,谁先完成交易的一部分(例如,在收到产品之前先付款),谁就处于易受攻击的位置[5] 。 法律可以通过激励分包商履行各自的义务来帮助建立信任。

反过来,这会将交易转变为合作游戏,因此,更经常地从事生产性交易符合参与者的个人利益[6]

智能合约也是如此[7]。它可以确保每位参与者在受到代码约束的情况下彼此合作,并可能在违反合约的情况下进行自动制裁[8]。它使参与者对游戏更具确定性,从而实现帕累托最优的纳什均衡。 一般来说,密码规则的执行可以与法律规则的执行相比较,尽管在起草和执行规则时会有区别。信任,只是由计算机语言(而非人类语言)编写的代码产生的。

B– 无需反垄断的信任

将非合作博弈转变为合作博弈会建立信任,并最终转化为更多正在执行的交易[9]。这是我们社会所接受的积极成果。实际上,公司法和合同法在促进现代经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通过建立法律确定性。我们相信区块链也是如此。[10]

也就是说,交易数量的增加也会导致非法交易数量的增加。例如,当企业同意定价时就是这种情况。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法律制度力求在通过私法创造法律确定性,与执行公法(如反垄断法)和确保市场正常运作这一更广泛目标之间取得平衡。

但是,如果法治不适用,例如,当管辖权相互不友好(跨界问题),或当国家不对其代理人或私人实体实施法律限制时,情况会如何?怎样才能达到同样的平衡?

换言之,尽管在此期间实施了非法交易,但区块链允许的交易数量的增加(在法律不适用的情况下)是否对共同利益有利?更具体地说,区块链的设计是否应该倾向于反垄断法所追求的目标?如果是,怎么做?这就是我们在第二部分讨论的内容。

 

第二部分:经济交易的权力下放

 

反垄断和区块链是由不同的材料制成的。就像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所言,前者是东海岸之物,而后者则是西海岸之物。尽管如此,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权力下放。

在展示了它们各自是如何实现(A)之后,我们讨论了在没有反垄断的情况下,区块链如何帮助实现最大化(B)。

A-权力下放作为一种共同语言

反垄断法的最终目标是提高消费者福利[12]。它主要通过分散垄断信心来实现这一目标,因此将其称为“反信任”。换言之,它试图将市场从经济胁迫中解放出来。

简单来说,《谢尔曼法案》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禁止公司整合资源,以实现非法集权。第二部分是防止企业滥用集中市场力量,消除竞争。在《谢尔曼法案》之上,《克莱顿法案》在预期新实体将拥有太多市场支配权力时,防止有害的集中化。

对于欧洲竞争法也可以提出同样的观点,根据TFEU第101条和第102条规定禁止类似的做法,并根据欧盟合并条例审查集中度。简言之,只有当集权产生于有价值的竞争时,才允许集权。

对于其余的市场,所有市场参与者都必须有可能获得经济实力,确保没有任何市场参与者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13]。区块链存在的理由也是权力下放,它从密码朋克和开源运动中脱颖而出,区块链的权力下放是其最终可能颠覆中心化平台的主要原因。尽管如此,区块链社区还是承认了中心化成果的优点。在协议层,如果一个核心设计被证明比其他设计“更好”,那么中心化是受欢迎的。在应用层,当一个想法变得更有用时,中心化是受欢迎的。在这里,权力下放再次被视为一种手段。

简而言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是简单地不惜一切代价来追求权力下放

权力下放被视为一种追求效率的过程,而不是一种道德或政治立场。这个想法是让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保留决定的能力,而不必遵循中心经济权力的指示。换言之,权力下放被认为是抵御结构性集权危险的堡垒。

尽管目标相似,但反垄断法和区块链试图以不同的方式实现这一目标。粗略地说,反垄断法惩罚反竞争行为,防止有害的集中,而区块链在其核心功能中实施权力下放。在这方面,反垄断学者不断评估法院和机构的裁决,以确保法律得到正确适用。类似地,人们可能会质疑区块链的设计是否能够实现最佳的权力下放水平。在反垄断法无法适用的情况下,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B- 区块链和最佳的权力下放

区块链可促进更分散的行业结构,其方式很简单:它们允许将市场划分为两层,一层是具有许多提供商的竞争层,另一层是连接它们的公共共享网络

网络效应会累积到公共网络层,并且当无法对其进行直接控制时,一个区块链参与者不可能滥用可能产生的任何自然垄断。这使得其他参与者更愿意加入,因为他们知道网络不会突然改变规则来反对他们。因此,人们可能想进一步分析这一层。

公共网络层可以使用私有/许可(或“联盟”)区块链,或使用公共区块链构建。过去,由于人们更熟悉的安全模型,因此大家会觉得许可式网络更易于采用,但在最近,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企业在开始采用公共区块链。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共区块链的持续稳定运行,可能会缓解人们对其安全模型未经验证的担忧。

此外,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公共区块链不适合企业使用”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没有中央控制点的基础层可与更高层的应用完全兼容,而后者可根据需要添加控制点。这是一个历史先例,即公司使用(去中心化的)网络(如BitTorrent)分发他们(集中)上载的文件。因此,总的来说,我们期望看到公共区块链的采用继续增加,因此,当涉及到我们的主题时,我们将比较私有区块链和公共区块链。

在评估基于区块链的结构在最大化权力下放方面提供的收益时,我们可以看一些关键参数:

  1. 基础区块链(公共网络层)是私有的还是公共的?
  2. 如果存在私有/联盟组成部分:(1、是否有法律障碍阻止在位者阻止试图加入的合法新参与者? 2、它们的治理结构是否为它们提供了与集中公司同等或类似的控制权?)
  3. 如果区块链是公有的:(1、加入网络是否在技术和法律上没有障碍? 2、共识算法的类型是什么?它对常见的攻击有多大的弹性?系统可能会被一个或一小部分参与者捕获,这有什么风险?这样的事情发生得有多快?)
当区块链是公有的,它可抵抗最著名的攻击并且可免费使用时,它可以最大程度地实现权力下放。实际上,这种类型的区块链最适合作为反垄断法的补充,以确保强制性经济权力的分散化,至少是在我们所描述的法律不适用的情况下。

当然,这种类型的区块链设计不会阻止所有反竞争实践的实施。尽管如此,在权衡倾向于权力下放和反竞争战略的交易数量增加方面,这种平衡是积极的。

毕竟,即使反垄断法适用,也并非所有的非法行为都能被阻止。因为这种做法的可探测性很低,反垄断法的目的是有效阻止大多数做法。这同样适用于技术。我们在第3部分中讨论了它的重大意义。

 

第三部分: 权力下放的监管路径

 

通过区块链确保权力下放需要调整反垄断和监管政策(A)。它还具有长期影响,即改变我们处理法律和技术问题的方式(B)。

A – 短期影响

我们已经证明,区块链可用于实现分散经济的新交易。因此,反垄断机构应欢迎区块链作为一个伟大的盟友,并利用法律确保区块链生态系统中不存在任何反竞争形式的强制性权力。相反,如果反垄断机构将其执行力用于其他目的,而不是确保区块链的最佳权力下放,他们可能会危及整个生态系统。

除了充分的执行,我们认为反垄断机构应建立多种机制,促进区块链的最佳权力下放。这将需要建立监管沙箱和安全港,以保护区块链开发人员和用户免受反垄断的影响(只要区块链的设计能够最大限度地实现权力下放)。

沙箱和安全港创建了舒适地带,可以在该区域中以某种方式对技术进行测试,否则该技术将是非法的或需要过多的监管批准。沙箱是受监管机构监管的企业测试场所,它们可以通过激励分散的设计,推动区块链朝着更分散的方向发展。安全港与沙箱类似,但没有时间和规模的限制,如果沙箱的结果是积极的(即,它们改善了权力下放),则可以采用安全港。

B – 长期影响

从长远来看,反垄断和区块链都需要做出让步。

对于反垄断,需要重新概念化,因为它必须成为技术发展的盟友,而不仅仅是威胁。这意味着将反垄断执法导向技术问题,而不是去追求其他反竞争做法。我们刚提到的短期监管工具也必须制度化。只有创建允许区块链繁荣的法律环境,它才会在不适用法律的地方证明特别有用。对于区块链开发人员,他们必须愿意继续确保权力下放的过程,尽管这可能会为例如更高的采用率或可扩展性造成暂时性障碍。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政策制定者会试图通过系统地惩罚所有非法行为,来指出一贯的法律主导策略的存在,而区块链开发者可能会试图始终忽略法律约束。但这些都不是主导策略。这是因为法律不能适用于所有非法行为(无论是因为可探测性问题,还是相互不友好的司法管辖),而且技术不能系统地凌驾于法律之上。在这里,根据技术是否协作,法律必须调整其策略。当技术选择对抗时,法律也必须选择对抗。当技术选择合作时,法律必须选择合作,尽管它可能需要某些制裁规则。

 

第四部分:结语

 

正如我们所展示的(第1部分),对区块链密码学规则的信任会在法律不适用的领域刺激新的交易,它是通过让游戏更具合作性来实现的。我们认为,尽管新的反竞争做法将在这一过程中产生,但当区块链被设计为确保最佳权力下放时,其负面影响将被抵消。我们已详细说明了这种设计需要什么(第2部分)。

所有具有这些特征的区块链,都应受益于各种法律保护,无论是在执法方面,还是在监管方面。如果没有这种保护措施,反垄断机构无疑会抑制对此类区块链的投资,因此权力下放的总体目标不会得到优化(第3部分)。

我们承认,最具挑战性的部分,在于说服政府和反垄断监管当局,尽管这些组织采取了反竞争做法(很容易观察到),然而,如果交易数量的增加(不易察觉)是由一种旨在实现与反垄断法相同目标的技术产生的,则应鼓励这种增加。我们认为,这是实现权力下放的最佳方式

 

1.WJP Rule of Law Index 2020,世界正义工程,https://worldjusticeproject.org/our-work/research-and-data/wjp-rule-law-index-2020

2.本文的标题是“区块链与反垄断法”,正是因为区块链可以补充反垄断法,而不是取代反垄断法。

3.Louis Kaplow,《竞争政策和定价》(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合作游戏允许有约束力的协议,而非合作游戏则不允许。

[[4]]在经典的囚徒困境中,当两个参与者都保持沉默时,可能会观察到帕累托意识的改善,请参阅《囚徒困境》(《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prisoner-dilemma/ [https://perma.cc/SX3B-MTAA]。

4.

请参见Benjamin Klein,Robert G.Crawford和Armen A.Alchian的《垂直整合,适当的租金和竞争性的承包过程》。

5.

当然,法律只是建立信任的许多方法之一。在某些行业中,当事方更更倾向于采用私人秩序而不是法律强制执行,但是法律通常是确保信任的一种首选方式。

6.

Thibault Schrepel,《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合谋》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315182

7.

参见Vitalik Buterin 治理第2部分:财阀制度仍然不好 https://vitalik.ca/general/2018/03/28/plutocracy.html

8.

管理咨询公司贝恩公司预测,到2026年,分布式账本技术和区块链可以使全球贸易额从今天的16万亿美元基础上增长1.1万亿美元,总体增长6.9%。 https://www.bain.com/about/media-center/press-releases/2018/hsbc-blockchain-report/

9.

参见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菲尔普斯 的《大繁荣》(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15年)。

10.

参见Lawrence Lessig的《代码和网络空间的其他法律》。

11.

赫伯特J.霍文坎普,《反垄断的消费者福利原则是否受到威胁?》。

12.

约翰·R·希克斯,《经济理论年鉴:垄断理论》。[[1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20-5-20 04:54
山海
粉丝0 阅读33822 回复0
上一篇:
DeFi 科普系列 | Totle 是什么?发布时间:2020-05-20
下一篇:
比特币平均交易费用飙升,创11个月新高发布时间:2020-05-20

精彩阅读

排行榜

41财经公众号码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你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区块链创业者/投资者
QQ1541735644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1541735644@qq.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41财经媒体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