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比特币还靠谱吗?币圈赚钱靠的其实是大周期

“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经济史的演绎从不基于真实的剧本,但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索罗斯)

1、股票炒作中最激动人心,最可能赚大钱,当然也是最可能破产的,莫过于玩股疯。而在币圈也是如此,历数比比特币的几次大牛市,哪一次不是疯?每次的疯牛背后都是一头健壮的大熊冲出来,将币价冲到极致。

当前,比特币在世界经济的巨大压力之下,风雨飘摇,有人坚信明天会更好,而有人已经在2000-3000美元的位置开好了许多多单。

有一个看起来有点意思的剧本是这样的。

当前,币价处于5000美元位置,庄家控盘痕迹明显,目前敢于进入这个市场的散户已经很少了。因此庄家有理由利用外部美股继续下跌等利空不断下杀,让币价重回3000,让散户交出最后带血的筹码。

币世界-屯比特币还靠谱吗?币圈赚钱靠的其实是大周期

正如上图,这一轮“小牛市”的起点始于2018年年底的3200美元,3200到当前的5400美元,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套牢盘”,如果当年一直屯币到现在的人,内心会开始十分恐慌——他们经历过14000美元的得意,也经历不断下跌的恐惧,到现在他们的利润开始归零时,他们会选择“装死”。

而从我们此前已经分析过的经济心理学上的“损失厌恶”,当从5400急速下跌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套牢盘都会开始踩踏,比特币这个疯牛就将彻底回到“最初的起点”。

当然,这个剧本最后还有一点回旋,认为当比特币下杀到3000美元甚至2000多美元的时候,这辆车终于轻了,没有了散户,只有了庄家。

届时应该已经进入了4月中下旬,配合上疫苗上市即减半概念,庄家轻松来一波拉升,摆出直奔6000美元的架势,于是在中途,无数怕上不了车的散户,会再次争先恐后的上车。

最后在6500美元或者更高一些的位置,庄家完成最后一波大收割,据说,那一次回升会是2020年最佳离场机会——理由是经济大危机中,比特币没有任何理由逆市暴涨,只有与股票一道进入漫漫熊市。

写这个剧本的人与文章开头索罗斯的名言很相似,而过去,发生过很多次“股疯”,在下跌中,人们都不相信,但等到事实确定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2、 经济史上最著名的三大疯案分别是:南海泡沫、荷兰郁金香和密西西比狂。币圈玩家对于荷兰郁金香听过很多。但是南海泡沫听得不多。

18 世纪初,英国人相信一个有极大增长机会的地方是和南美洲和南太平洋的贸易。1711年,南海公司在英国注册,它获得英国政府所给的专营和当时为西班牙殖民地的南美洲和南太平洋的贸易权。取得这一专营权的条件之一是该公司要负责部分的英国国债。

但当时的西班牙政府不允许这些殖民地和外国人交易,南海公司仅被允许做奴隶运送的交易,且每年只准运一船,利润还要和西班牙政府分成。这样,从一开始,南海公司让其股票购买者想像的大笔黄金和白银会从南美洲源源而来的许诺就是骗局。

但人们总期待西班牙总有一天会开放贸易。公司就这样不死不活地撑了几年,股票也没有大的起伏。这样不死不活地撑着总不是办法。

到1719年,南海公司的董事们重新找上英国政府,建议用南海公司的股票来偿还给英国国债的持有人,最终建议全英国的国债都用南海公司的股票偿还。英国政府一一接受,因为它乐见国债能用这样的方法偿还。

要使这样的运作成功,就必须使南海公司的股票不断攀升。因为公司的利润有限,惟一的道路就是不断散布西班牙政府会开放贸易的谣言。其间民众听说西班牙政府已经同意南海公司在秘鲁开辟一块营运基地等等。黄金白银从此将从南美滚滚而来的美景占据每位股票持有人的想像。

到1720年9月,南海公司的股票达到每股1000英镑,在半年间升了八倍。

一夜横财的故事总是那么的吸引人。当时,社会风气发展到不拥有南海股票就跟不上时代潮流的地步。在最高潮时,南海公司的股票总值是全欧洲(包括英国)现金流通量的五倍!

随着股票的一天天增值,许多人放弃了工作投身股市。还有什么比又容易又快速来钱更使人着迷的呢?贪婪是没有止境的。股票上市来钱是如此容易,各种各样的公司都试着将其股票向大众推销,其中有专营从西班牙进口翠鸟的,有专营人类头发买卖的。

一位伦敦的印刷工人登记了一家“正进行有潜力生意”的公司,虽然没人明白该公司到底做的什么生意,他还是在六小时之内卖出了2000英镑的股票。要知道2000英镑在当年是笔巨款。这位印刷工人就从此下落不明了。那些没能尽早买到南海股票的民众,生怕失去碰到下一个南海公司的机会,纷纷把大把大把的血汗钱投入到这些莫名其妙的公司。

回头想想,人们会嘲笑当年的民众真是疯了。当年也不是没有头脑清醒的人,但他们太早了一步,他们指出这个泡沫会破碎,但市场用不断升高证明他们论断的错误。开始还有人听听他们的警钟,随后便嘲笑他们的短视。

骗案层出不穷是所有“疯”到了晚期的特征之一。陷入疯狂状态的民众是行骗的最好目标,他们失去了最起码的警惕。此时骗局不仅限于小人物,南海公司的董事们一方面大量行贿英国政府官员,一方面眼红其他大小骗子把原可用来支撑南海股票的资金吸走,开始指出这些公司的骗局。但结果使民众也怀疑南海公司是否也是这样的骗局?

在一个月内,民众的感觉发生了180度的转变,他们开始怀疑西班牙政府是否真会给南海公司想要的交易权。在9月底,股票从月初的1000英镑跌到129英镑。许多投资者破产。那些接受南海公司股票做抵押,贷款给投资人炒股的银行一间间倒闭,英格兰银行也仅以身免。

3、 佛罗里达州位于美国的东南端靠近古巴的地方。读者拿份美国地图能很容易找到它的位置。佛罗里达的气候有些类似中国的海南岛,冬季温暖湿润。传统上,来自纽约等酷寒地带的美国有钱人喜欢在冬季到佛罗里达的棕榈海滩等地避寒。一次世界大战后,这里已成为一般民众的冬天度假胜地。

佛罗里达给人们一个轻松的环境,提供了在酷寒中劳作的东北部居民一个短暂逃避的场所。而且佛罗里达的土地均价较美国其它地方低得多,它自然成为美国人买个冬天度假屋或买块土地日后定居的理想场所。随着需求的增加,土地的价格开始慢慢升值。

从 1923年至1926年,佛罗里达的人口大增,土地的价格升幅更是惊人。如果说土地升值有其坚实的经济基础,那么“疯狂”就源自贪。有故事说几年前有人用 800美元在迈阿密海滩买的一块地在1924年卖了15万美元。附近有块在1896年仅值25美元的土地在1925年卖了12.5万美元。

这种一夜横财的故事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当时美国的经济蓬勃发展,土地的价格也低。很快,在迈阿密近海的200公里地段,各种建设项目如雨后春笋般矗立。沼泽地的水抽干了,铺上新的道路。每个人都在谈论土地的供应如何有限,人口增加如何快速,这片*****的土地如何很快就将被抢购一空。

有限土地的事实带给人们想像上的危机,今天不买,明天就买不到了!土地的价格节节暴涨,最后达到超出想像力的地步。

1925 年,迈阿密市只有75000人口,其中有25000个地产经纪人,超出2000家的地产公司。按比例而言,无论老幼,每三位居民就有一位专做地产买卖。在 1926年,有报道说一位地产炒手怎么在一个星期内将本金翻了两倍。

赚钱的故事总是传得飞快。人们买土地不再是为用来居住、建厂房或其它实用的目的,买土地的惟一目的就是怎样转手谋利。当时买土地的定金是10%,土地价格每升10%,炒手们的利润便是100%。

开往迈阿密的火车轮船上,挤满了做发财梦的美国人。随着迈阿密海滩附近的地价飞涨,附近沼泽地的水被抽干,一块块地投入市场。面对着似乎无穷尽的土地供应,发地产疯的民众开始清醒。

但在疯狂的时刻,特别是某人如何一夜暴富的传言绘声绘色地广为流传的时候,人们很难保持清醒的头脑。炒股好手杰西利物莫也参加了这一游戏,他也认为佛罗里达的土地会继续升。别忘了,他当年在金融界的地位就如同今天的索罗斯。

银行通常是保守的,其贷款主要是按借款人的还贷能力而定。但随着土地价格的不断升高,银行也抛弃了这一原则,他们批准贷款不再看借款人的财务能力而专注土地的价格。银行不是忘了行规,但你不做生意,其它银行抢着做。

所有的疯狂都有梦醒时分。随着沼泽地一块又一块投入市场,新进的资金不够支撑土地价格的不断飚升,那些财力不够雄厚的炒手首先被贷款压垮投降,银行只好收回土地到市场拍卖,这些土地又带给市场新的压力。转眼之间,银行对买地者要求远超10%的定金。人们不再讨论只升不跌的佛罗里达地产。当然,新的买主即刻消失,只余下一间又一间倒闭的银行。

一位女士在30年前用5000美元买了块地,她想把土地脱手,经过了30年,土地价值7500美元,她说算上利息,她亏大了——这多么像一个屯币党的悲剧故事。

对市场保持敬畏。屯币和定投可能看起来是对的。但即使那是对的,即使你现在开始买进,也胜过了最近这一两年内入场的大多数屯币党了。

对市场保持激情。没有一个金融市场不是如此充满未知、充满风险、充满挑战,我在币圈浑浑噩噩度过了好几个年头,逐渐意识到保持独立思维是多么重要。

我现在已经不关心比特币是信仰还是骗局,我只关心这个市场是否还有波动,是否还有交易,如果有,我怎么从中赚到钱?很明显,当我关心波动、关心交易时,我不可能会选择屯币20年了。

如果从巴菲特和索罗斯挑一个人做我的老师,我会选择后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20-3-23 14:37
青青
粉丝0 阅读327 回复0

精彩阅读

排行榜

41财经公众号码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你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区块链创业者/投资者
QQ1541735644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1541735644@qq.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41财经媒体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