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359家项目是建立在以太坊协议上,央行也要“下手”了?

来自: Odaily星球日报 收藏 邀请

以太坊是什么呢?以太坊是一个全新开放的区块链平台,它允许任何人在平台中建立和使用通过区块链技术运行的去中心化应用。

超359家项目建立在以太坊协议上,央行也要“下手”了?

就像比特币一样,以太坊不受任何人控制,也不归任何人所有,它是一个开放源代码项目,由全球范围内的很多人共同创建。和比特币协议有所不同的是,以太坊的设计十分灵活,极具适应性。

当然以太坊受到过很多质疑,前段时间甚至很多人都声称失去了对以太坊的信仰,但是做为区块链2.0的以太坊它存在的意义并不是能够被轻易否决的,也不是轻易就能崩塌了的。虽然一直在质疑中生存,但在以太坊协议上建立的项目数量仍然能够证明以太坊在大家心中的分量以及重大意义。

就在近日,投资者Adam Cochran在推特上分享了一份清单,清单显示,除了以太坊基金会和ConSensys之外,还有超过359个项目建立在以太坊协议上。

项目的创建者还包括大量跨国公司,例如耐克、巴克莱、TD Ameritrade、联邦快递、微软、英特尔、亚马逊、美国运通、三星、麦当劳等等。这进一步证明了以太坊在全球所受到的重视。

近期,以太坊2.0客户端测试网的发展状况,也是以太坊社群较为关注的话题。

以太坊2.0客户端测试网趋于稳定

据相关报道,以太坊2.0客户端测试网上线数周,运行验证器达22000个,以太坊2.0客户端测试网也已经运行了几周,并进行了重启等相关工作,而现在的它们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更稳定的阶段。

超359家项目建立在以太坊协议上,央行也要“下手”了?

当然以太坊2.0客户端测试网众多,但是其中风头最大的就是由Prysmatic Labs开发人员劳尔乔丹(Raul Jordan)于1月9日发布的客户端,他称之为最大的以太坊2.0测试网。

Prysmatic是目前所有测试网中呼声最高、最亲民的一个。Prysmatic的开发人员普雷斯顿凡洛恩(Preston van Loon)说道:

“在世界上第一个ETH 2.0测试网上,超过22,000个活跃的验证者几乎100%参与了测试。这些是22000个验证密钥。可能有5到10个独立的操作员。也许更多,但很难区分谁控制密匙,谁只是一名观察者。”

一个上线只有4天的测试网络,目前已经达到了70个节点,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也是一个相当大的成就。这也从侧面说明以太坊社区对以太坊2.0抱有浓烈兴趣。

以太坊2.0的发布,涉及到相当多的机会,所以人们对于它的动向非常关注,并积极参与其中。

以太坊2.0开发工作取得显著进展,并在逐步步入正轨。以太坊网络升级也给更多的用户带来了信任感。据相关消息称,以太坊不仅吸引了众多的大企业建立在以太坊协议上,更是吸引了央行在以太坊网络上测试央行数字货币。

澳大利亚央行“垂青”以太坊

自区块链火热起来,各国央行也都蠢蠢欲动,生怕落于人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开发央行数字货币,希望建立一个可以减轻Facebook天秤座影响的工作系统。而近期山火未灭,洪水又来袭的澳大利亚,并没有受到灾难的影响,积极推动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

据外媒报道,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近期透露,其模拟了在基于以太坊网络的批发支付系统中使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测试,以查看银行之间客户支付的清算系统能否在一个基于以太坊的许可网络上运行。

超359家项目建立在以太坊协议上,央行也要“下手”了?

近期,澳大利亚央行方面透露,已决定模拟在批发支付系统中使用CBDC。随着中国,瑞典,土耳其和其他许多国家的中央银行正在开发其CBDC,澳大利亚央行当然也不想被时代抛弃,并放出消息,他们也在进行试验,以了解CBDC如何影响现代支付结算系统。

简而言之,该银行希望了解如果将CBDC提供给商业银行,后者将提供他们的兑换结算账户余额,会发生什么情况。

这种情况下,银行可以交换代币并能够履行各种义务,当然也有通过中央银行赎回它们的可能性。如果能够证明该系统是可以运行的,那么在未来它有可能可以确保银行在无现金社会中的角色。

到目前为止,该银行似乎仍然不确信结算系统中确实需要使用CBDC。但是,如果要使用它们,它们将带来某些优势,也有可能带来某些危险。总结来说,如果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取得巨大成功,就有可能导致金融体系结构发生根本性变化。

而此次澳大利亚央行,选择在以太坊进行模拟在批发支付系统中使用CBDC,也是对以太坊网络给予了肯定和支持的,毕竟央行属于国家层面的机构,能够在以太坊网络上进行模拟,对以太坊而言确实是向前迈出了一小步的。

而据报道,早前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他希望中国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能够与包括以太坊在内的公链实现互操作性。此外,他希望看到中国更多地参与到以太坊生态系统。

当然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就央行数字货币(DC/EP)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也指出过,“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但此次澳大利亚央行对以太坊的“垂青”也许开启了各国央行和众多公共未经许可的生态系统实现互操作性的星星之火。

那么以太坊未来能否成为央行首选,能否可以和各个国家央行实现更多的互操作性,现在尚且不能给出结论,但是万事开头难,相信之后以太坊能够实现更多的抱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20-1-20 10:18
青青
粉丝0 阅读449 回复0

精彩阅读

排行榜

41财经公众号码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你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区块链创业者/投资者
QQ1541735644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1541735644@qq.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41财经媒体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