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为什么更为害怕Libra,而不是比特币?

今年6月,Facebook宣布了其加密货币项目Libra,引发了一场争议风暴。历史上,美国立法者一直无视加密货币行业,选择观望,看看比特币是否仍是一个“实验”。但Libra白皮书的发布,以及随后的国会听证会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随着监管机构、政界人士和央行官员开始理解Facebook的雄心壮志,质疑很快就变成了公然的谴责。

过去几周我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些辩论,我很高兴有机会发表自己的看法。我们生活在一个令人着迷的时代,能进入加密货币行业让我感到无比幸运。我的职业生涯是一次独特的经历:在担任Visa的AML官员五年后,我于2014年离开,成为BitPay的首席合规官。在那之前,我在美联储工作了12年,在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工作了4年,担任银行监管者。鉴于我的个人经历,我不得不与社区分享我的观点。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政府官员的反对感到震惊。我开始问自己,是什么让Libra与其他加密资产或稳定币不同?加密货币监管将何去何从?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在行业中团结起来支持我们对未来的愿景?

1

Facebook触动了神经

在Libra的首次听证会上,参议员们集中讨论了信任Facebook的问题。也许,考虑到最近的剑桥分析丑闻,立法者们担心Facebook可能会把自己的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但是,对Facebook的敌意只是一个侧面——它不能证明所有尖酸刻薄,经常夸张的说法是正确的。众议员沃特斯(Maxine Waters)直截了当地问道:我们为什么要相信Facebook?鉴于这家公司“麻烦不断的过去”,她要求阻止Libra的继续发展——Libra对美国可能比9/11更危险。

很明显,Facebook触到了痛处。为什么?如果成功了,Libra将成为政府发行货币的替代选择。考虑到其平台的绝对规模,Facebook可能会赢得主流市场对其数字货币的买账。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更多的企业将被迫接受Libra作为一种支付方式。它将成为一种可行的交换媒介——这是货币的一个关键特征。

其次,由于Libra是由一篮子法定货币支撑的,即使面对经济波动,Libra也将是有效的价值存储。鉴于Libra的潜力,监管机构已经开始担心“私人货币”的再次出现,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

美国在私人货币方面有一段不完整的历史,尽管这并不是因为它在本质上是不可行的。事实上,根据这篇2007年发表的有先见之明的文章,私人货币历来是用来解决流动性问题的——政府发行的货币无法解决的问题。Libra听证会期间出现的一个历史例子是“代币券”(scrip),这是一种由私营企业发放给员工的信贷形式,在大萧条时期,这些企业无法按惯例支付薪酬。

类似地,19世纪出现了“野猫”银行,为偏远地区的客户提供服务。这些银行不受监管,因此有了一个利用消费者的窗口。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众议员Alexandria抓住了私人货币这一糟糕例子,创造了一个与Libra类似的例子,保持政府对货币的监管显然是监管者的首要任务。

2

监管者的反应与先例一致

在此之前,议员们一直对比特币或稳定币的发展不以为然。但拥有27亿用户和超过5000亿美元市值的Facebook有着更深远的雄心,它打算在全球范围内实现Libra,并且它有资源通过它的用户基础和合作伙伴来实现。美国立法者并不急于让这一愿景成形,也许他们担心私人利益会破坏经济的稳定。

也许他们认为只有政府才应该发行货币,他们不愿意放弃他们的垄断。一些美国官员还将Libra视为一个国际安全问题,理由是该项目与瑞士有关。他们似乎建议由美联储进行监管,因为Libra可能被证明是一个“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

这一反应符合先例。大萧条过后,监管机构推动包括大都会人寿在内的多个组织成为SIFI指定的机构。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受到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直接监督,其代价往往是巨大的。然而,这一称号是经济衰退的后遗症,它只会扼杀私营部门的创新。

就连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钦担任主席的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Oversight Council)也同意撤销大都会人寿的称号。现在,只有保德信金融集团(Prudential Financial)仍属于这一类。将SIFI的称号应用到Libra,将削弱其潜力的限制,从而不再对我们的经济起到积极作用。

3

加密监管的方向在哪里?

我相信,健全、均衡的监管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加密产业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认为数字资产是商品,或者简单地说,是数字商品。2013年3月,FinCEN对数字资产的定义截然不同:它大胆地将比特币定义为一种可兑换的虚拟货币(“货币”是最重要的一个词)。我们乐观地认为,比特币总有一天会成为一种货币——我们仍致力于开发这种生态系统——但目前,这种定义感觉不准确。在监管机构中,这种“货币”与“商品”之间的争论表明,加密货币并不完全符合我们当前的分类。

加密货币通常会超越“货币”、“商品”和“证券”等类别,因为它们可能具有这三种或其中任何一种的属性。Circle首席执行官杰里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在参议院随后举行的有关加密货币的一般性听证会上作证。他认为,我们需要为数字资产创建一个全新的类别。不幸的是,这场辩论被两极分化的利益所劫持。

显然,对于监管机构来说,关键问题不是区块链或数字支付系统的可行性。

4

继续BUIDL

我们需要做的不是参与一场徒劳无益的辩论,或者更多地关注Facebook,而不是加密货币的未来。你可能听说过“HODL”,它起源于2013年的一个比特币论坛。HODL的起源是一个拼写错误,其主人很热情的呼吁世界“持有”加密货币,而不是出售,并对其未来充满信心。与此同时,BUIDL是在2017年出现的,当时行业领袖们正试图改变对话的方向。我们需要专注于建设新的加密基础设施——而不仅仅是持有我们的数字资产。

此外,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公民,我们的职责是让立法者负起责任。这场辩论的某些时刻可能看起来有些愚蠢,比如Libra/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丑闻(顺便提一下,鲍威尔主席在回答问题时使用了“LIBOR”一词)。但重要的是选出与我们有共同价值观的代表。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立法者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表示乐观。例如,参议员基尔斯滕·西内马澄清说,加密货币不是毒贩的首选支付系统。类似地,参议员帕特图米(Pat Toomey)说,“我们不应该阻止可能是巨大的金融创新。”区块链技术有很大的潜力。”

然而,很明显,我们的一些代表有不同的议程。上周,一群立法者提出了一项名为“让大型科技公司远离金融”的草案。提案建议,科技公司不得将数字资产作为“交换媒介、记账单位和价值储存手段”。正如梅尔萨·巴拉达伦教授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般性加密听证会上指出的那样,创新者的工作是梦想一个更美好的世界,监管者的工作是想象所有可能出错的方式。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监管机构能够打破这种思维定式,并记住一些最杰出的创新所引发的悲观反应。

很多人说互联网在早期只是一种时尚,我自己也承认20年前对PayPal有些怀疑。我必须承认:2001年,作为一名银行监管者,我有一个偏见,认为只有非法行动者才会使用PayPal。快进到今天,我们看到PayPal被各行各业的人们用于合法交易。这是加密货币革命的黎明,革命可能是可怕的,但如果监管机构冒险一试,我们可以看到未来会有巨大的创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19-12-11 09:56
青青
粉丝0 阅读399 回复0
上一篇:
买币?币价太高?挖矿真的可以屯到更多的币吗?发布时间:2019-12-11
下一篇:
比特币和黄金的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发布时间:2019-12-11

精彩阅读

排行榜

迪恩微信公众号码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你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区块链创业者/投资者
QQ1541735644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1541735644@qq.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41财经媒体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